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> 第九十八章何谓强悍(二)(6000)
    小鸟游和千子老师发了会儿牢骚后,就和古手川神见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要经过一片施工地时,古手川望着天上被高高吊起的一捆捆钢板,想了又想,还是绕道儿走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谨慎一点儿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拿手指戳了戳他,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。

    前面的路两旁,随处可见粉色的“Love Hotle”霓虹灯牌子。

    四周的目光有一点扎眼。

    少女微微低头,小声问道:“干嘛走这条路?”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沉吟着说:“这边人少,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指着路:“这边人少啊,也没谁认识咱们。”

    小鸟游向前看去,大概是刚过完夜的情侣们相互挽着手从旅馆的门走出来,气氛和霓虹灯一样,都散发着粉色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少视线也投向她和古手川,也都带着相同意味的眼神。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拽住他,死命的摇头:“不!不行的!这种事、这种事至少也要等到告白求婚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古手川赶紧说:“我是说从这条路回家,比刚才那条路要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这样吗?抱抱歉!是我误会了!”小鸟游花舞慌乱说着:“不过,还、还是再换条路吧?”

    “再绕路就远了,这条路就挺好的,别怕,堂堂正正地走,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,半夜不怕鬼敲门。”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呜了声,拗不过他,只能紧紧拉着他手臂,往身后躲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样子,在别人看来,分明就是害羞到极点的少女,正在被男朋友一点点往旅馆里拖着走……

    不少人驻足,默默看着,默默地想象,再不加掩饰地羡慕嫉妒……

    两人默默走在路上,直到走完这一条街后,连脖颈都蒙上了一层晶莹粉色的小鸟游,才开始降温。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摸了摸她的额头,想着会不会听到“呲”声。

    等又走一段路,遇到一个甜点店的时候,他带着小鸟游走了进去,给她买了一杯圣代。

    等圣代端上来后,差不多恢复理智的小鸟游将鬓角的发丝拢到耳朵后面,递给他一柄勺子:“一起吃?”

    “不,你吃吧。”古手川神见摇摇头,太甜了,他不太喜欢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没有勉强他,自个儿一勺勺挖着,还挺开心。

    等一大杯圣代都下了肚子后,她轻呼口气,看向了对面捧着热茶的古手川。

    “走吧?”古手川神见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后半段路走的相当平和,等到了商业街路口的时候,古手川神见再松口气,想想也是,哪能一整天不停地倒霉?早上她就足够倒霉了!

    从商业街口到小鸟游家的路程只有不到两百米,而且街道笔直,车子不多的时候可以一眼望到家门口。

    古手川和她朝家的方向走了没几步,然后就都停下了脚步,各自都眺望着前面。

    好像有不少人正围在小鸟游的家门口附近,但又好像不是,毕竟离得远,看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家吗?”她不确定的说。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看了会儿,开口说:“走近点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躲着点儿走。”

    俩人靠近了些。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还是看不太清楚,周围似乎不少人在围观,挡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不太想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别怕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接着往前走,接近了围观的人群。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个子挺高,他看了眼,眼神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小鸟游家的门口墙上,被人泼了红色油漆,上面写着凌乱的“去死”。

    还没发现情况的小鸟游一直在注意他的表情,见状下意识问:“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压下情绪,对她道:“没事,就是躺着一个醉汉,估计一会儿就走了……先去我家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小鸟游花舞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回头看一眼,一脸疑惑,醉汉?在她家门口?不能吧?

    古手川带着她进了屋子,直接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三日月和有佳没有在家,不知是去买菜还是去咖啡店打工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到底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坐在沙发上,抱着靠枕,问了声。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正在问三日月和有佳在什么地方,闻言随口道:“只是乱写乱画而已,不用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小鸟游花舞想了想道:“又是‘去死’‘丑八怪’‘伪声’‘恶心’这类的话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一怔,放下手机,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唱见这一行吧,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……”小鸟游花舞耸了下肩膀:“见多一些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平静,甚至还透着丝轻松。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看着她说:“以后就不同了,谁还敢这么胡来,我就让谁知道胡来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不值得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忍气吞声可不利于身心健康!没关系,万事万物一切自有因果,今天这事儿,就是一个因,我就是果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小鸟游花舞锤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古手川拍了拍她脑袋。

    没多久,有佳和三日月提着袋子回来了,后面还跟着胡桃。

    她们回来的路上也看到了小鸟游家门口的惨状。

    有佳相当无语:“这些人可真是闲啊!”

    三日月对小鸟游说:“报警了吗?警察一定会抓到人的!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小鸟游花舞也有些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去把人抓出来?这事我在行啊!”胡桃一脸的雀雀欲试。

    “不,你好好待着。”古手川背着剑袋出门了。

    四个女生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胡桃啧啧的道:“生气了呀?怎么回事?这微妙的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小鸟游抱着三日月,把脑袋埋在她脖子里,来回蹭了蹭:“晴空,到底该怎么让胸长大?”

    三日月晴空拍掉她乱摸的手,淡定道:“这件事你还是去问千子阿姨更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小鸟游花舞瞬间自闭了。

    有佳和胡桃看了看三日月胸前,接着又都低了低头,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女生和女生的差距,怎么可以这么大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古手川,监控看到嫌疑人开着一辆车,车上可能坐着两到四个人,一个负责泼,一个负责写,看样子是早有预谋的团伙作案,唔,都戴着帽子和口罩,还有手套……相当的谨慎呢!难道是惯犯?”

    “就是有胆子干,没胆子承认的老鼠。”古手川神见对着电话说:“能找到那辆车往哪去吗?我去一趟,会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点时间……古手川,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真想杀他们,就不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说的是呢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以后,古手川神见招呼着刚叫来的粉刷工人,把墙体上的油漆划掉,重新粉刷。

    刚才围着的人群也已经散了。

    等墙体和门牌都焕然一新后,他付了钱,看一眼手机上收到的一个地址,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北区的一间库房里,四个人正围着桌子看上面铺着的钞票。

    全是“一万”面额的新钱。

    有人一脸贪婪望着桌子:“老大,咱们发财了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也没想到这回这么轻松!”有人低笑几声。

    “要是每天都可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!”旁边的卷帘门忽然向里面凹了一块。

    里面的四个人都吓了一大跳,接着面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!难道是条子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这么快!”

    “砰!”卷帘门又狠狠向里面凹陷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四个人咕咚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老大匆匆收拾桌子:“快!拿钱!我们走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卷帘门已经扛不住了,一道刺耳到让人牙酸的尖锐声中,一整个卷帘门仰倒在了地上,溅起大片灰尘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站在门口,缓缓收回了脚,然后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四个人眼珠子暴突。

    来人慢慢问着:“泼人油漆这种断子绝孙的事儿,是谁花钱雇得?”

    老大想也不想否认道:“在说什么胡话呢!谁泼油漆了?没有!没有的事!”

    “对啊!你你有证据是我们干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证据?有啊!”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一咧嘴,四周环境瞬间变化。

    天色暗淡无光,凄厉的厮杀惨叫声不绝于耳,狂风卷起猩红的沙土,盖在一尊又一尊的妖怪尸体上。

    四个人各自抓着自己的脖子,眼珠子一个个向外暴凸着,却浑身上下都使不上一丝的力气。

    三秒后,他收了【四方无常】,看着眼前四个几乎濒死的家伙,去取了水管,挨个儿浇水,等都清醒过来后,才平静开口:“再不回答,我可以让你们永远留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!我什么都说!”有人哀嚎着求饶:“是新田事务所的社长花了三百万円雇我们每周都去泼一次!真的是他!”

    “黑道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艺人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艺人公司啊!”古手川神见若有所思:“是小鸟游的对手?”

    他看着地上四个人,思索一会儿,手起剑落,在一阵阵的嚎叫声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没多久后,几辆警车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有人进来看了眼,对着对讲机道:“头儿,人找到了,但很像已经被人教训过……都断了两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,古手川神见接到了胡桃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古手川,刚刚有人上门拜访小鸟游,我没让他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对方说他是艺人事务所的,想来问问小鸟游有没有兴趣签约他们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艺人事务所?哪个呀?”

    “好像叫新田。”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脚下步子一顿,眼神顿时耐人寻味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是雇人泼油漆,再派人抛橄榄枝?

    还挺会玩儿。

    他嗯了声:“我现在有一点事要忙,回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他接着往前走,不过这个时候,电话又响了,这回是石川康弘打的。

    他按了接通键。

    “古手川,刚才有人向特别科报警,说有人要杀他。”石川康弘声音中透着凝重。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莫名其妙的道:“什么意思?你想让我跑一趟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先听我说……不,在这之前,先告诉我你在哪。”

    “我吗?我在回去的路上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在回去的路上吗?”石川康弘沉吟着说:“报警的人是一家事务所的社长,他说你要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新田事务所……你们有仇?”石川语气里带着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,今天之前,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家事务所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……那他为什么说你要杀他?”石川康弘话语里带着深深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找他问问不就清楚了?他人在哪?事务所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现在在特别科,要求我们派人保护他……我先去问问他,你先回家,回头问清楚了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问问。”

    古手川神见挂了电话,面色一片平静,喃喃着:“以为躲进特别科里就安全了?”

    他调转方向,迈步往前,不过刚走几步,忽然一摸下巴,若有所思的道:“怎么有点怪怪的?我成反派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别科文京区分部,石川康弘见到了报警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,对桌子对面的人略作打量。

    看样子四十岁左右,短发浓密乌黑,皮肤细腻,看着平常保养不错,身上的西服很精致,还戴着一枚很闪的戒指。

    旁边有专员对男人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的石川课长!”

    男人听到这个名字,顿时大喜过望,一边擦着的汗,一边起身,点头哈腰:“您好!邪灵会的克星大人!我叫新田淳一,是新田事务所的社长。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没寒暄的意思,直接开口道:“请说明一下情况吧,新田社长;你说有人要杀你?”

    “是!没错!”新田淳一赶紧道:“我很确定!请一定要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那是妖怪,还是幽灵要杀你?”

    新田淳一赶紧摇头:“不不不,是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人类要杀你?”石川康弘一脸诧异:“那您来错地方了啊!您应该去警视厅才对,我们是特别科,只管妖怪和幽灵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要杀我的人也不是一般的人类!”新田淳一又急的满头大汗:“他是除灵社的大将,很强!一般的警察对付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眼中多了丝嘲弄,他开口问道:“那对方已经用武力犯罪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新田淳一迟疑:“或许有吧,不过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新田社长!”石川康弘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:“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!你的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刚才只是胡说的!”新田淳一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石川康弘看着他:“你说对方要杀你?原因呢?原因是什么?还有,是有人告诉有人要杀你,还是对方亲口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个……”新田淳一支支吾吾:“就是涉及到一点小矛盾……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沉着脸:“再跟我这样子打哑谜,就请回吧!连个原因也说不清楚,那到底是有没有这回事?新田社长,你总不能随便指个人说人家要杀你,我们就得跟你着胡来吧?”

    四周的专员一个个都冷着脸色,发出警告:“新田社长!如果你真的拿不出别人要杀你的证据,那我们就要当成报假警处理你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!请等一等!我说!我都说!”满头大汗的新田淳一赶忙道:“我只是想和他身边的朋友谈点合作,结果中间发生了一小点儿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一屋子专员看着他,都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些个家伙,一个哑谜打完后又是另一个哑谜。

    石川康弘看了眼表,对他道:“还有58秒的时间,如果再说不清楚,就请回吧,哦,现在剩50秒了。”

    新田淳一听到这话,心头大急,赶紧道:“我手下的几个工人,对他那位朋友很不满,背着我悄悄在人家门口泼了油漆……这是个误会啊!我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!后来他们把事干了以后我才知道的!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你指使的!难怪怕成这样……石川康弘心里懂了,又略微一琢磨刚才和古手川打电话时候古手川说的话,心里顿时一个咯噔。

    古手川找到人以后,不可能问不出新田淳一的名字,可刚才一个字也没提,这没准儿,是真的动杀心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事儿!这完完全全是个误会!”新田淳一还在努力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一屋子专员面面相觑,然后看向石川康弘。

    后者回过神,看着他,开口道:“你在人家大门口泼油漆?还写威胁的话?这是个误会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干的!是我的工作人员私自干的!跟我没关系啊!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微微点头,又问:“这是原因……那,要杀你的证据在哪?”

    新田淳一张了张嘴,忽然有些卡壳。

    “或者说,你是怎么知道他要杀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猜的。”新田淳一硬着头皮说:“我的工作人员给我发了求救信息,说被人找上了门,我怀疑就是那个古手川神见……他肯定也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猜的啊……”石川康弘冷着脸,心道你小子猜的还真准。

    他严肃的看着新田淳一,警告道:“新田先生,这事很严重,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说!你随便猜测别人要杀你,万一你哪天真出了意外,那不是赖在人家头上了?小心起诉你诽谤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我真的没办法了……”新田淳一一脸苦涩:“这事儿都出了,还能怎么办?总之,请石川先生务必派人保护我,无论多少钱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石川康弘揣着手道:“可光凭刚才的话,根本不能证明人家要杀你呢,反倒是新田先生这里,手段不光彩,还诽谤诬陷,这样真的好吗?新田先生。”

    新田淳一握着拳头,怒声喊道:“难道要等我死了才能来报警吗?那还有什么意义!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“砰”地一拍桌子,起身瞪着眼:“你发什么火?特别科是你开的?你说逮谁就逮谁?你好威风啊!”

    新田淳一瞬间软了,低头道: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沉着脸:“如果你真不幸出了意外,到时候如果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,我们自然会尽力配合,可现在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!再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对方要杀你的情况下,我们也爱莫能助,请回吧!新田先生,实在不行,你可以去北区的特别科,或者去总部也可以!”

    新田淳一满脸苦涩,道理懂是懂,可问题是……万一成真了呢?他现在真的是无比懊悔,怎么就找了那几个干完事不赶紧溜的蠢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川康弘回到了自个儿办公室,站在窗台,看着下面离开的新田淳一,沉吟一下,给古手川打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他乐呵呵的说:“古手川,什么时候有时间,一块儿吃个饭?咱们也有些日子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,今天不行,我有个朋友今天特别倒霉,家门口还被人拿红油漆泼了,还咒骂她去死,我得看着她点儿。”电话那头,古手川神见的声音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泼人家门油漆这种事真的是可恶!不过听说人已经抓到了,应该不会再有这种事出现了!”他赶紧说着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古手川的话里似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。

    石川康弘纠结了一下,压低声音道:“刚才说到的新田淳一,就是新田社长,他都交代了,虽然刚才不承认,但泼油漆这事儿应该是他指使的……这种PUA手段早就不新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他指使的,难怪说我要杀他。”古手川神见的声音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“古手川,古手川!”石川康弘苦口婆心说着:“这种事是很可恶,但也不至于被剥夺生命,对不对?也犯不上这样子的,这对你的成长也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这件事都是他心里最担心的,生怕古手川会成为无视一切,想杀就杀的人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安静了会儿,才响起古手川神见疑惑的声音:“不,我没说要杀他呀!杀戒肯定不能轻开,这我比你清楚。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愣了愣,心头长松口气的同时,也是大为尴尬:“都是被那老小子给影响的……那、那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杀他,但做错了事,总要付出一点代价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石川康弘想了想道:“抱歉,我刚才什么也没问,什么也没听……周末一块儿吃饭,我有好地方,就这样!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坐回了位子上,心中安稳。

    古手川说不杀,那肯定不会杀他,至于其他的,他就不管喽。

    毕竟他又不是因为在乎新田淳一才这么劝古手川的。

    

http://www.922a.com/23_23115/1027189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922a.com
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922a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